咸鱼

关注的博主弄了这样的一个东西,我就试了一下,有点沙雕啊哈哈哈😂

要和你和好(上)

忽略错别字
好久之前写的哈哈,心情不好发一发
可能是甜文
可能下一篇好久好久
别上升

                     (一)
今天的天气阴沉沉的,平时最为活跃的太阳被乌云挡得严严实实。




邬童站在班级门口,眼神也愈加阴沉,眸子紧盯这坐在后排面无表情执笔写字的尹柯。
身后的班小松带着室外清凉的风从他身后窜进去,拍了拍他的肩,“站门口干嘛呀!邬童???”邬童腆着脸笑了笑,抬手把班小松的手从肩膀上拂掉,尹柯刚好抬头看见他们两个的手碰在一起,皱着眉头注视着邬童走到隔壁的位置坐下,在邬童即将扫过来的瞬间低下头继续漫不经心的刷题。




邬童抿着嘴看着尹柯手里刷刷滑动着的笔,眼神从笔的再滑到手,嗯,骨节分明,白皙修长,再滑到喉咙,尹柯的喉结在咽口水时的滚动,真是性感,邬童不禁摸了摸自己的喉结,也咽了咽口水。眼神再继续滑到嘴唇,尹柯似乎在解一道难题,薄唇微抿,Q弹的唇珠被轻轻挤压,好可爱,嘴角的梨涡也抿了出来,邬童突然觉得口干舌燥,好好看,想……!邬童心虚的摸了摸鼻子,想法扼杀在摇篮,邬童撇撇嘴,眼神往上滑,高挺的鼻子,刀削的英挺,邬童捧住了自己的脸,眼神再往上,澄亮清透的琥珀眼眸,楚楚动人。“里面好像映着自己的倒影耶?”邬童眨巴着眼睛想,“真是过分迷人啊!”邬童歪头又一想,但是陡然间反应!“这不是在看我吗?!”邬童把神识晃回来,惊讶得瞪大了几分眼睛。




尹柯沉着眼眸盯着他,脸上面无表情,心中玩味十分,禁不住想逗他,他是故意逗邬童的,他早发现邬童盯着他神游了。邬童“嗷呜”一声,慌忙低下头,头都快埋在桌底了,脸上滚烫十足,尹柯抿着嘴笑了笑,梨涡盈盈,刚刚抬头想瞄一眼尹柯反应的邬童,斜眼一瞧看见不轻易真诚笑的尹柯此时正笑逐颜开,脸上不禁又烧上几分。




其实他心里是开心的,今天已经开学一个月了,也是和尹柯好不容易重逢却对方都拉不下脸和好莫名其妙持续冷战的一个月。他已经好久没和尹柯说话了,也好久没看见尹柯笑了。
邬童在桌底胡思乱想,他快摁不住心中呼之欲出快要把他湮灭的念头,邬童真的超想和尹柯和好的。




                     (二)
等邬童缓过这脸红心跳的心动时分,早读都下课了。
打水回来的班小松正手舞足蹈地跟邬童嚷嚷:“我刚看见有好几个工人抬着新的体育器材走进体育馆。又是一个热血洋溢的夏天啊!邬童咱重组棒球队吧!!!我到陶西那里翻过你们所有人的体育资料啦!邬童你之前打过,还是王牌!一起吧!”邬童不屑的抬眼看他,高冷的说:“做梦!”转身走出教室。





班小松抱臂沉思了一会,毫不气馁地转向尹柯,“尹柯!尹柯!你会和我们一起重组棒球队吧?加上之前的队友,还有你和邬童!肯定所向睥睨!一起吗?一起吗?”尹柯无奈地从题海中抬起头,脸上慢动作地播放他那招牌式假笑,随后重重的摇头,“抱歉啦。”班小松挠了挠头,又想说话看见尹柯开始算数学大题,想着这题自己没写,待会想抄可不能打扰社会主义发光,“还是先动员别人吧!”嘴里一阵嘀咕走开了。
邬童倚在后门目睹了全程,不禁怒火中烧。“他总是这样,又是这样……!”邬童用力捏紧了手里矿泉水瓶,转手潇洒的投进垃圾桶,愤愤的走向座位,用力抽开椅子坐下去,拿出课本罩住头装睡。尹柯闻声看了几眼邬童,眸底颜色又深一层,按捺住翻滚的情绪,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


下午放学,邬童用难以察觉的目光盯着尹柯收拾书包,他看着尹柯在夕阳的昏黄中不紧不慢地拿着一本又一本书,邬童心中思绪万千,可脚步生硬转身独自离开踏入暮色。尹柯停下手中的动作,眼神灼灼看向邬童离开的门口望眼欲穿,心中绞紧几分纠结,邬童的背影太犟了了,他刚刚想走过去的,他想同他说几句话的,关于棒球队或是今天刚刚学的函数,什么都行,他想和邬童说说话,可他又怕邬童还在气,那些过去,从何下口。


                       (三)

最近几天邬童和尹柯都相安无事,除了班小松的死缠烂打地围着邬童转让尹柯皱了好几下眉,还有陶西不务正业却正式当上班主任,开始着手安排棒球队重组的事,似乎真的风平浪静。

校庆突然来了,陶西煞有介事在讲台上安排活动:“学校说嘛,临近期中考试,校庆不搞这么多,除了学校的文艺晚会,各班随意安排安排就行了。当然了我们班不能随随便便,要风生水起,让主任注意到我们!”说完朝班小松挑了挑眉头,接着说:“待会班小松收收班费,然后我们的主题是美食哈,大家做一样美食过来,买的就不评奖,我们搞投票的哈,最高的票数有奖品!踊跃参加哈!班小松组织一下!”
班小松立刻站起来招呼大家:“来报名哈,多多参加多多参加!”邬童刚刚在埋头睡觉,看见班级一阵骚动,揪住往前扑的焦耳问:“发生了什么?”焦耳流利并快速地跟他阐述一遍,兴冲冲地挤进人堆里报名去了。邬童懵懵地吹了吹额前的刘海,用手揉了揉脸,习惯性用眼神偷瞄几下尹柯,重新趴回桌子,“做饭呐……”嘴里念念有词。

写题的尹柯突然把笔放下,缓缓站起来,也走向人堆,邬童刚抬起头,看见着一系列动作,条件反射般跳起来,大长腿一迈,跨在尹柯前面挡住r他的路,嘴里结结巴巴地问:“你?也…参加?”说完又感觉不对,“我怎么先和尹柯说话了?”顾不得惭愧,尹柯就回答了他,笑得有些灿烂,又迅速压住嘴角,直视邬童:“为什么不呢?”邬童被尹柯的笑弄得有些紧张了几分,低下头抓了抓头发结结巴巴的开口:“你…去吧。”紧接侧开了身子,尹柯在经过他身旁时,还是忍不住笑了,虽然很小声,可邬童就是听到了。
邬童脑袋里炸开了花。他终于和尹柯说话了,尹柯对他笑了!啊!!肾上腺素“突突突”飙上来,邬童现在心情激动的像深夜跑毒70迈,但脖子到耳垂和脸蛋无一不泛着红光,邬童羞涩的捏了捏耳朵,扭扭捏捏地走回位置,趴在桌子上,怎么办,心跳还是降不下来呢……






                 (三)
举办完文艺晚会,校园里锣鼓喧天,热热闹闹。班小松带着全班人从操场乌央乌央一片回到教室,教室里早被沙婉带着几个女生、男生布置好了,张灯结彩。大家仰起头看天花板上的彩灯,光的斑斓在他们脸上打转,年轻的脸都洋溢着喜悦。

邬童悄悄的偏头看了看隔他不远的尹柯,主灯光暗了暗,周围气息滚动浓烈,邬童想:“这次人这么多,我能光明正大看了吧?”想完更是嚣张。尹柯站在那,便感觉一缕视线紧黏着他不放,比起平时的遮遮掩掩,这次更加热烈,更加让尹柯心猿意马。尹柯闪烁了下眸光,低下头,咧开嘴角,梨涡柔和地绽开,温柔地浅笑。邬童看着尹柯莫名其妙地笑起来,心下陡然紧张,“尹柯笑什么?为什么笑?对谁笑吗……”邬童脑子里的小剧场已经上演一部又一部狗血玛丽苏。拳头紧握 又松开,拽着校服外套下摆,邬童感觉小心脏被尹柯攥紧了,都快捏出水了。

还没等邬童继续伤春悲秋,班小松已经开始招呼大家落座,把菜亮出来。邬童闷闷不乐的坐在椅子上,身旁的焦耳拍了拍他的肩头:“亮菜亮菜!”邬童点点头,手伸进抽屉,虐待不好意思拿出自制小蛋糕,挠挠头,随意的撞了撞身旁的人问:“怎么样?”尹柯悠悠的转过头,仔细的端详了一会儿,邬童没等到秒回,转头问“诶,你……”邬童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呆楞在原地,“尹柯什么时候坐着了?焦耳呢?卧槽……”邬童感觉一条又一条的弹幕滑过眼前。
尹柯托腮看了看邬童,嘴角噙着淡淡的笑,他看着红晕一寸一寸爬上邬童的脸颊,再若有所思的口:“我看这邬童小蛋糕还是挺不错的。”邬童眨了眨自己的卡姿兰大眼睛,眼神被尹柯一开一合的双唇吸引,听着他念出自己的名字,邬童觉得最熟悉的字眼突然变得发烫,尹柯说完了话邬童还在愣神,尹柯想:“小变扭反射弧这么长。”忍不住笑了,目光依旧温柔看着邬童什么时候回神。邬童瞅着梨涡又冒出来了,啊啊啊,心中万分澎湃:“好可爱,想戳。”这次没法扼杀在摇篮里,手指已经身先士卒按耐不住戳向尹柯的梨涡。靠的有点近,尹柯温润柔和的少年气息扑面而来,脸颊软软糯糯的。邬童抬眼对上尹柯的瞳孔,瞬时反应自己在干什么,手立刻收回来,耳朵倏地红了,脸颊更像飘了一朵红扑扑的云。尹柯也吓了一跳,俊脸闪过一丝慌乱,童童平时很矜持滴!但是我们拥有强大心脏的柯柯会慌吗?

尹柯花了两秒收拾好心情,邬童还在捂脸害羞不知所措。尹柯叹了口气,低下头,抓住邬童的手,另一只手摸了摸邬童的头发,压抑住冲动的情绪,用还算平稳的的语气:“邬童。”邬童没抬头,尹柯又喊了一声,这次没等邬童做反应,尹柯自己上手把邬童的头轻柔的扶正,手捧住他的脸,邬童似醒非醉的桃花眼,眼尾还带着刚才的羞意而泛红,眼神不可捕捉的闪躲避开尹柯的视线。尹柯郑重的开口:“邬童你看着我。”邬童略微尝试睁开尹柯,可其实心里不想离开,又贪恋他手掌的温存,只好瘪瘪嘴,讪讪的看向尹柯。





















易烊千玺《幻乐之城》观后感

节目开始就特别紧张的节奏,黄晓明老师先打了头阵给观众做了示范,一镜到底!
然后我就开始担心我家崽崽易烊千玺了,担心他高考刚刚结束而且彩排不多状态不对,而且年纪尚小经验不足,前面都是前辈又还是压轴。
特别特别紧张我,别的前辈在表演时,镜头打在他脸上就是很平时的表情,没看出他有紧张,后面入场,进入那个“幻乐空间”,和导演分开走那段咱们小易就开始呼气吸气,何老师说“转角那个表情……还是个小孩……”
是啊,大家都以为他不紧张,可他还是小孩呢,怎么可能不紧张,我又为他捏了把汗。
表演开始,讲真,一开始哼歌我还没入状态,后面开始被剧情吸引是他和那个外婆说话,外婆叫他偶像,他那个无奈的小表情。还有要给外婆评选老古董那个得意样,就像平时发的小黑屋视频里面那个得意劲儿,嘴角撇撇,梨涡压压,北京小爷的口音真的特有代入感。
后面天台的戏,胡先煦表演的也特别特别带感啊和咱们的小易,好哥们搭搭肩,一起聊聊那些无边无际的梦想,我们一起憧憬,北京口音啊啊真的迷人带感走一圈,真的很够味道。今天兄弟一起在天台吹吹风,明天一起坐巷口看大爷遛鸟,诶,得劲!少年意气风发,心动啊!
后面开车的成语接龙啊啊也贴别有少年感。
然后刹车时给的那个脸部镜头特写,咱小易的眼睛里,情绪无限,有追悔有遗憾有撼动……超有戏!!!!
后面结束了,何老师问说“紧张的感觉是怎么压下去的……”我们小易“性格……”就他真的太有性格魅力了吧,怎么这么沉稳啊,很难让人记得他才快18岁,真的太有魅力了!!我完完全全被他后面的表演吸引住了,西瓜都没挖着吃,真的,刚刚结束情绪还没泛上来,后面就是我大概活动了五分多钟,就是突然心里面积压的对于我崽爆发成长的惊艳和赞叹的欣喜,超感动,突然泪目,这小孩真的是宝吧,他还有多少惊喜啊,怎么突然这么有魅力长了呜呜呜,真的爱死了!!我西瓜都没吃几口!虽然我比他还小,天天还叫他崽崽,但是小易老师,我们什么时候能一起上节表演课???

啊啊啊啊啊易烊千玺我好紧张

嗨,我的小哥哥

易烊千玺坐在商场门口的长椅上,抬头眯着眼看着面前虚化的广告牌“双11大酬宾”。弹了弹手中的烟灰,缩了缩脖子,拉紧了脖子上的围巾,z市的天气还是冷的。闭眼深吸了一口烟,从口袋捏出手机,“哒”指纹解锁,滑到微信,白皙修长的手指摁住语音,“喂喂喂?迷路了,姐们。”嗓音斯文清冽,抬手发出位置,摁掉烟,随即闭眼倚在身旁的绿色衣物捐赠箱。姿态随意淡雅,长腿悠悠翘起二郎腿,手塞在口袋里,风有点肆意吹刮在易烊千玺脸上。稍微打了会盹,易烊千玺手机震了震,琥珀色的眼镜缓缓睁开,打开看,甜姐:“快到了,等会。”易烊千玺稍微抬了抬头,往周围瞄了瞄,紧接又缩回了脖子,冷。
易烊千玺忽的觉得身旁一重,悠悠的斜眼往旁边一看,不过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帅气的小哥哥!易烊千玺精神的眨了几下眼,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眼神迸发精光。毫无痕迹得往旁边挪了挪,再挪,悄咪咪再挪一点。“咳咳”易烊千玺做作的咳了一下,身旁的小哥哥迷糊的瞧了他一眼,易烊千玺大方的迎上了他的目光,锃亮的目光,王俊凯被眼神迷惑了下,随即愣了愣,僵硬快速的转回头。易烊千玺不易察觉的笑了笑,嘴角梨涡显显。手机又震了震,易烊千玺打开看,甜姐:“我到了,我怎么没看见你。”易烊千玺思索了一番,抬眼朝四周看,看到了自家的姐们火红的妮子大袍,他摁住语音“朝前看,走个几十米,看见没,帅气的我。”王俊凯听到了,没忍住轻笑出来,但很快正了正神色,易烊千玺斜眼瞧了瞧,轻佻说“怎么,小哥哥,不服?”王俊凯有点窘,红了红脸,小声说“没有,没有。”“嘁,我才不信,嗯,打个赌吧,兄弟。”易烊千玺带着轻浮的笑意说,王俊凯愣头愣脑,问:“什么?”易烊千玺继续说:“看见那个往这边缓缓走来的红色大衣的漂亮姐们没?”“看见了,怎么了。”“待会,她跟谁走,谁就赢了,输了的,加微信。”易烊千玺说完了,还得意的挑了挑眉。王俊凯也没想什么,比魅力,切,谁赢还不一定呢,他附近光线这么暗,脸都看不清。所以,他说“好啊。”
易烊千玺得逞的笑了笑,低头发了消息“待会看见我,什么也别说,什么也别理,直接过来搂我,我爱你。”远处的姜甜莫名其妙,看着平时高冷的“少爷”突然真情告白,也就慷慨大方的答应了,“行。”她看见不远处,穿着长妮子黑色大衣的,围着围巾的,短头发中分的,长腿无处安放的坐在长椅上的“帅哥”易烊千玺,踩着高跟鞋噔噔噔往前走。易烊千玺仍旧潇洒的坐着,王俊凯正襟危坐,眼神直勾勾望着前头的红色身影,易烊千玺怡然自得盯着王俊凯,琥珀色眸子装满了今晚肆意的风,嘴里不自觉的吹起悠扬的口哨。
姜甜走近了,王俊凯刚想搭话,她一把扑在坐着的易烊千玺身上,王俊凯满脸不可置信,随即反应过来,恼怒得瞪着他,“你..你!你认识..!”易烊千玺不置可否的说:“没说啊,我忘了。”又吹了一个嚣张的口哨。“你你你!哼!”王俊凯转过脸,只是从一群情侣里跑出来透透气都被欺负,真是倒霉。
“诶,小哥哥,微信。”易烊千玺扬了几个声调,洋洋得意,“别赖账喔。”易烊千玺拍了拍身上姜甜,示意她起来,易烊千玺转了转脖子对姜甜的耳朵说“做得好!”随即自己悠悠的站起来,拍了拍大衣,高挑的身子终于被“双11”广告牌照亮,修长的腿,棱角分明的脸型,微眯的桃花眼,修长的手拂了拂中分,看了看生闷气的王俊凯,蹲下,对上他的双眼,压低了声线,眼里涌动着莫名几分的温柔,易烊千玺说:“给我吧,你这样,不可爱了。”王俊凯对上他琥珀色的眼眸,感觉今晚的风都呼啸钻进了脑子,他呆楞的点了点头,他没想到刚刚缩在捐献箱旁边的“小男生”的眼睛如此流光溢彩,让人深陷,连..脸也不错。王俊凯掏出手机,打开微信,易烊千玺快速扫了码,手情不自禁捏了捏他的脸,笑了笑,wink得眨了眼。易烊千玺站了起来,他就知道,自己的低声线和眼睛唬得住他。
易烊千玺扯了在一旁目睹全程而惊讶的挪不动脚步的姜甜,抬腿往前走,但又顿了顿,转身对王俊凯说:“晚安,小哥哥。”挥了挥手机。

我的糖

嗨,大家好,我是一个优秀的学生外加单身狗,我叫班小松。
在我们这个学校,出名的有3大人物,其中就有我,另外两位风云人物是谁呢?为什么有名呢?接下来由我这位优秀的解说员来为大家揭晓。我们本校赫赫有名的甜到发腻的情侣——尹柯邬童
靠近这对情侣,10米开外就能闻到一股恋爱的酸臭味。你总能看到,咱们的邬大帅哥,平时甩得小脸酷酷哒,和尹柯在一起,笑得那叫一个花枝乱颤,比校道今年开春的桃花还灿烂。猫纹褶在一起,让我想起来校门口卖的叉烧包。而我们的学霸尹柯,平时生人勿近,面带微笑,商业相处,你来我不往的“高岭之花”。和邬童在一起,嘴边的小梨坑怎么也藏不住,好像还潺潺得往外冒蜜,眼底的冰终于消掉,冰雪消融的透出丝丝入扣的暖意,周身的气质柔软的环抱着邬童,这是他的宝吧。
今天是周五,下午放学,我和焦耳看见咱们的邬大帅哥拽拽的叼着一颗棒棒糖斜靠在保安亭的墙上,额头上的刘海随着微风慵懒得打着转,邬大帅哥抬手随意呼噜了下刘海,微眯着眼睛打量着保安手边新颖的警棍,但又5秒一次频率的转头看校门口。我刚刚想上前打个招呼,眼神一斜看见尹柯从邬童的后头冒出来。我心想明了,转手勾住焦耳的肩膀,得意的说:“来,放学的最后一吨狗粮。”焦耳有些摸不着头脑,我指给他方向看,正正的瞧见:邬大帅哥脸色略带桃花粉,手里兴奋的挥来挥去得跟面对面的尹柯比比画画什么,尹柯眼神无比温柔得看着他,脸上笑意缱绻,天边灼热的阳光已经斜射,暖意肆意得包裹着他们的侧影,太美好了,少年时代。突然,尹柯抽出手抓住邬童嘴里的棒棒糖,像拔马桶刷子一样拉来拉去,糖从邬童的嘴里扒出来。尹柯无比自然得放进嘴里,满足得眯了眯眼睛,像贪心的猫咪吃到了罐头。邬童霎时羞红了脸,我突然觉得今天下午的晚霞红的也不过如此。
尹柯开怀了笑了笑,揉了揉邬童的头发,一把带进怀里,他说:“走吧,回家。”
焦耳目瞪口呆,我也说:“走吧,回家。”又补了句:“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今天也是灿若桃花的一天。